制胜因素- “快、转、准、狠、变” 加上 “優、灵、主、奇、怪”

制胜因素- “快、转、准、狠、变” 加上 “優、、主、奇、

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乒乓球首次总结出运动项目的五大元素,即速度、力量、旋转、弧线和落点,并将速度、力量和旋转视为动力元素,将弧线和落点划为空间元素,率先在理论上解决了各种运动元素的性能、功效、变化规律和相互之间的关系,为今后的发展确立了追求方向和理论依据。 (李晓东, 2016)
中国乒乓球界提出了与五个物理要素,即速度、力量、旋转、弧线和落点,相对应的“快、转、准、狠、变”这一组被称之为制胜因素的,对竞技和技术训练起具体指导作用的概念。

笔者, 对制胜规律的研究越发深透之后,认为除了上面所叙述的五大制胜因素外, 还要应该特别强调下面的五个非常重大的因素 “優、、主、奇、”:

  1. 優 – 知彼知己,分析对手,營造優勢,揚長避短, 避實擊虛(~孙子兵法〈虛實篇〉), 洞悉敵我強弱、虛 實,以我之長,擊敵之短,就是發揮優勢作為的一種作战藝術。因為一旦你看到敵人的虛實了,你就已經取勝了。這就是李世民所說的:識虛實之勢,則無不勝焉。中国国家教练团队,尤其刘国梁, 在借用技术分析对手方面的研究确有独到过人之处。这也是中国理论界针对瓦尔德内尔、佩尔森等全面型两面拉打法而提出的战略对策“技术全面,特长突出,没有明显漏洞”指导思想中特别强调不可以有“明显漏洞”的原故。
  2. 靈活機動是戰略戰術的靈魂。赛場 上,只有相機以變應變,變中求新求,才能達到“用兵之妙,存乎一心”的境界。赛場作為應具相當之靈活伸縮性,以收相機應變之宏效。赛場上常出現偶發狀況與不意之赛機, 常有不能預期之狀況發生,所以,一切計劃、戰略、戰術,均 應保有彈性,才能因應戰局。孫子云: 故形兵之極,至于無形,無形,則深間不能窺,智者不能謀, 因形而措勝于眾,眾不能知,人皆知我所勝之形,而莫知吾所 以制勝之形,故其戰勝不復,而應形于無窮(~孙子兵法〈虛實篇〉), 也就是進入藝術化的境界,所以,外行人只知道我獲得勝利的事實,卻不知道我是如何運用靈活機動的戰法而獲致勝利。也因為如此,我的戰法始終保有靈活彈性,不會重複使用,而是針對狀況, 機智靈巧地來權衡處置應變。日本选手丹羽孝希在乒壇有一席之地的原因就是在打法上更追求靈活多變, 善用身體各部位的平衡來擊球,穩定中富有靈活趣味, 改變節奏的「靈活性」特别杰出, 有过人之处。
  3. 主 – (积极主动 -“攻擊是最好的防守”) 孙子在《虚实篇》中提出了“致人而不致于人”的著名论断,阐明了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调动,夺取克敌制胜主动权的战争指导思想。孫子對於戰場作戰的看法,自始自終都強調要掌握主動權, 「先發制人」。孫子所謂「致人」,就是主動,所謂「致 於人」,就是被動。致,就是制, 必须掌握比赛的主动权。接对方来球,首先要抢到有利位置;隐蔽和伪装自己,避实击虚,因调动敌人而致胜;积极主动,我变在先。比赛中處於「主動」地位,乃是克敵制勝的前提。这也是中国在提出“技术全面,特长突出,没有明显漏洞”指导思想之后, 在2005-2006年之间提出的“积极主动,特长突出,技术全面,争抢激烈,衔接紧凑,攻守平衡,朝着凶、快、转、变的方向发展” 中特别强调“积极主动”的原因。
  4. 奇 – (出奇制胜), 兵者,詭道也。。。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孙子始计篇》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孙子•势篇》要声东击西(庄则栋, 1985), 虚张声势于东,造成敌手错觉;秘密发兵去击西,攻其不备的一种策略。看左打右,或看右打左,制造假象,引诱对方产生错觉和扑朔迷离之感, 进而判断错误;使对手感到意料之外,乘对方上当之际,在對手未準備前,及其不預期之時間與地點进攻其没有设防的地方, 偷袭巧取,使對手發生驚惶混亂,獲致意想不到的戰果。奇襲端賴機智與果敢,方可達成;兵法之「奇正」與「虛實」是相通的,「奇術」之使用非依「虛實」之 妙無以為功. 就是要以正合實,以奇擊虛。也就是孙子兵法中的「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孫子在〈勢〉篇中的一段話,最能表達戰爭藝術化的奧祕,他說: 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 聽也;味不過五,五味之變不可勝嘗也;戰勢不過奇正,奇正 之變,不可勝窮也;奇正相生,如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奇兵之所以為奇,主在應變靈活。如果固守某計為正,某計為奇;那膠柱鼓瑟,奇計成了常規,就無法發揮「奇」的效用了。因此,要出奇致 勝,就必須變化不定,神祕莫測。不管什么球类,都要有突然性,乒乓球也是这样。攻其不备,这样才能百战百胜。比如,对手认为你要拉的时候,你劈长,或在落点上有所变化;对手认为你要摆短的时候,你进行挑打,反过来也是如此。不仅虚与实、奇与正互为其根,而且奇正与虚实也是相互依存,互为条件。无论何时何地何人,比赛中都有奇正与虚实的战术,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所谓动作的突变性是指打“时间差”变换节奏, 在动作一致性的前提下,快速判断,依据当时的战术需要,击球的瞬间,通过细微而突然地调整手腕的动作或由腰转带动身体与手臂用力的反方向,运用“时间差”在球拍与球接触的瞬间,改变击球部位,使球突然改变方向,给对方造成2次移动。 (李志国, 2015)
  5. 人们常说的“”,这种“”在对手适应以后,反而会成为受制于人的软肋。 … 6次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冠军和4枚奥运会金牌邓亚萍之所以获得成功,与她的獨特的球技打法 – 反面长胶以进攻为主的“”打法关系十分密切。正手攻又快又狠,反手攻拨又又刁。那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鄧亞萍在市體委乒乓球隊有幸遇到了著名教練 李風朝。李教練慧眼識才,根據亞萍的弱點為她設計出獨特的球技打 法-快、怪、狠。
分类 制胜因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