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皓乒乓球直板横打的技战特点分析

王皓乒乓球直板横打的技战特点分析[乒乓球]

添加时间:2015-12-29 16:55 来源: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作者:吴飞,王皓

摘要

  王皓,直板横打技术的代表人物,技术打法先进,整体实力雄厚。既具备直板选手灵活、轻巧的台内技术,退至中远台后,则具备甚至超越横板选手相持能力。2004 年、2008 年、2012 年王皓连续 3 届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获得 2 枚奥运会团体金牌( 2004 年不设团体项目) 、3 枚奥运会单打银牌。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国家乒乓球队能在 3 届奥运周期中保持这样高的竞技运动能力是很罕见的。作为直板横打最典型的代表,王皓对中国乒坛和世界乒坛的技术革新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通过查阅直板横打的相关资料,并对王皓本人、王皓主管教练吴敬平,以及王皓科研团队工作人员进行访谈,获取第一手资料,采用理论结合实践的方法对王皓的直板横打技战术特点进行梳理总结,并对其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反思。期望能够对乒乓项目的技术创新、运动员的打法定位等方面起到借鉴的作用。需要指出的是本研究的重点不是王皓直板横打训练理论的建立,而是着重于王皓直板横打技战术特点形成过程的实践研究。“实践高于( 理论的) 认识,因为它不仅具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具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1]。我们希望研究的内容是具体的、言之有物的,而不是泛泛的空洞之谈。

  1、研究对象与方法

  1. 1、研究对象 技战术特点王皓直板横打

  1. 2、研究方法

  1. 2. 1、文献资料法 在中国知网检索数据库包括: 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1984 年 1月1 日( 1988 年乒乓球项目被列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至2013 年12 月31 日的文献,输入关键词“乒乓球”精确匹配后,在体育学科的文献篇数有 3 579; 用关键词“乒乓球”和“技战术”进行文献检索,共检索到 90 篇文献; 用关键词“乒乓球”和“王皓”进行文献检索,共检索到31 篇关于王皓的研究。其中1 篇为《长春年鉴》中谈王皓的成长之路外,其余 30 篇均为具体研究分析王皓在比赛中的技战术运用方面的文章。

  1. 2. 2、专家访谈法 通过走访国家乒乓球队总教练刘国梁、前国家队教练尹霄、现任国家 1 队王皓主管教练员吴敬平等,结合个人备战的亲身体验,以及吸取学者专家的真知灼见,获得他们对高水平男子乒乓球运动员训练、培养、团队管理、备战大赛的观点和看法。

  1. 2. 3、个案研究法 对王皓备战 3 届奥运的训练过程进行个人分析和研究。

  2、王皓直板横打技战术特点确立的过程

  20 世纪 80 年代末,中国乒坛开始大规模实验直板横打。以刘国梁、马琳为代表的新一代直板代表开辟了直板横打的广阔空间。刘国梁、马琳解决了直板第 1 板反手上手的难题,马琳虽然能用直板横打在比赛中周旋 1、2 板球,但仍然是“假直板横打”,只是其作用性不强的辅助性技术。而王皓的直板横打技战术训练的每一步则代表了这个流派的世界最高水平。

  2000 年王皓进入国家 1 队,师从吴敬平教练。吴指导在总结王皓直板横打培养模式时曾提到: “因为之前没有这种打法类型,最初王皓的技术发展是按照马琳的技术风格设立的,属于摸着石头过河”。2001 年月7 月,蔡振华在观看王皓训练时提出问题: 王皓能否用反手反面解决接发球的反手小三角问题。在正、反面用“搓”的方式接发球未见明显效果后,吴敬平反复思考并结合捷克运动员科贝尔曾在比赛中运用过的“拧拉”技术,尝试让王皓练习反手反面台内的“拧”技术。实验效果良好,王皓反面拧的感觉很好,并且能拧拉出旋转。对于以技能为主导的项目需要一定量的“以赛代练”[2]来检验技术的成熟度。该年度王皓访欧在比赛中运用此项技术,有一定效果,但是在比赛中被瑞典选手隆奎斯特击败,技术漏洞在于“拧”后的衔接。

图 1 王皓直板横打技战术确立流程图


图 1 王皓直板横打技战术确立流程图

  王皓开始在备战雅典奥运会中( 当时王皓未想到能参加雅典奥运会,此语意在划分王皓运动生涯的不同阶段) 强化2、4 板衔接技术、反手反撕、反带技术,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了反抽技术。从反撕到反抽是一个技术质变。反撕意味着借力对方的旋转来击球,属于中性过渡技术,并没有转攻的意图。而反抽技术是一种直接转攻技术。在别的运动员还在建立攻防转换技战术特点时,王皓以直接由守转攻的技战术特点的确立而领先于其他运动员。雅典奥运会王皓获得男单亚军。心理压力过大是原因之一,但从技战术角度分析,此阶段王皓并没有到达其竞技能力的巅峰,在比赛中的直板横打的直线意识和能力仍然不够成熟。

  在备战北京奥运会期间,王皓开始强化比赛中的直板横打直线意识和技术运用能力。王皓击球质量很高,打法凶狠,致使其无谓失误相对较多。技战术打法凶狠虽是王皓在实力上处于领先地位,但是凶狠的另一面是无谓失误相对较多,防守能力不足。这一周期备战中,在技术体系的框架中也尝试让王皓加入防守转攻的套路。但,经过反复尝试,可能由于王皓的在防守的感觉上始终比不上进攻的感觉。这一尝试最终失败。王皓仍旧回到原有的以攻代防的技战术特点中。

  2007 年王皓获得亚锦赛、瑞典公开赛、斯洛文尼亚等站公开赛男单冠军; 并在西班牙世界杯中 4∶ 0 胜柳承敏,走出低谷,达到其个人运动竞技水平的巅峰。在备战伦敦奥运会周期中,国家队出于培养新人马龙、张继科的目的,而减少了王皓的国际比赛机会。但,从实践上分析高水平比赛对于高水平运动员的仍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运用比赛训练法有助于运动员全面并综合地提高专项所需要的体、技、战、心、智等各种竞技能力[3],能激发运动员自身的潜能; 加之奥运会的男单决赛失利的阴影,王皓职业生涯再次陷入低谷。这一奥运周期中,王皓直板横打技战术特点的完善表现在: 强化正手挑打后的衔接,加强正手击球质量,加大侧身的使用率,适当增加正手的使用比例。经过不懈努力,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王皓第 3次参加奥运会,并且很好地完成了赛前制定的任务,在单打中守住所在半区,与张继科会师决赛。

  王皓既具备直板选手灵活、轻巧的台内技术,退至中远台后,则具备甚至超越横板选手相持能力。王皓的直板横打台内能拧、挑; 中台能撕、带、弹、拉、抽;远台相持能对拉,迅速攻防转换。无论在节奏、落点,还是力量调控方面,王皓都表现优异,形成了具有王皓特色的全方位的反手技战术特点。在王皓之前的国乒队主力基本上是以正手为主的正手技战术特点。王皓开创的以反手为主的反手技战术特点,影响了包括伦敦奥运会冠军张继科在内的新生代球员的成长,而直板横打的一系列配套技术的成熟的训练模式必将继续影响下一代球员的培养和发展。

  3、王皓直板横打技战术特点确立过程的启示

  3. 1、只有技术不断创新,才能保持在世界乒坛的领先位置 蔡振华局长曾经在 1999 年训练工作会议上关于创新问题曾明确指出: “当你创新出一种新技术时,国外运动员要花 2 ~ 3 a 的时间去适应这种技术。因此,你可以保持 2 ~ 3 a 的优势。事实证明,在训练中只有不断创新,才能在比赛中立于不败之地。”很多学者都曾对中国乒乓球队长盛不衰的现象进行过探究,而这支球队所推崇并积极实践的创新能力一直是队伍不断取得辉煌战绩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一项技术不创新不发展,随着时代的前进,这项技术将逐渐从先进到落后,最终被历史所淘汰。直板横打的发展历程再次论证了这一观点。20 世纪70 年代欧洲横板两面弧圈的复兴给我国直板传统打法带了很大挑战。90 年代时任主教练蔡振华[4]曾在《乒乓世界》撰文谈其对直板进攻型打法的见解。首先指出的就是“技术创新不够”。“由于欧洲弧圈球技术的崛起,横板打法在技术上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从最初以匈牙利、南斯拉夫为代表中远台的两面拉,发展为以瑞典为代表的能近能远,能攻能守,能左能右的全能型打法,到今天以法国和比利时为代表的凶狠型打法。在技术上反手从简单的拉球,发展到具有明显节奏变化的弹打,近台的快撕、快拉等。而直板反胶打法虽有所创新,但是创新力度不够。在训练方法和训练思想上基本上还是沿用过去直板快攻打法的模式,形成技术单一: 只能正手,不善反手; 只能近台,不能中远台; 只能快,不能慢; 只能前 3板,缺少相持实力的全面性的不足状况,难以适应现代乒乓球技术发展潮流。蔡振华的这段话简明扼要地概括了当时直板面临的发展困境。而直板横打技术是对直板单面的最有力的创新,经过刘国梁、马琳和王皓的3 代球员的不断求索,不懈努力,最终由王皓将这种打法发挥到极致。可以这么认为,没有这种技术创新,王皓也难以取得今天的成绩。

  3. 2、创新需要教练员、运动员和科研人员的团队合作 纵观直板横打产生、发展的轨迹,可以看出这项技术的起点首先是教练员们迫切需要新技术来打破直板反面的发展瓶颈。徐寅生、许绍发、蔡振华大力倡导技术革新。80 年代直板横打在国内乒坛开始大规模实验之时,1987 年许绍发联合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的研究院吴焕群在《体育科学》发表论文《直板反面技术的可行性研究》[5]。该文以北京队队员陈虎为实验对象( 陈虎推挡练习 6 a,反面击球练习3 a) 运用生物力学原理对推挡和横打进行对比研究,用数据证明横打击球较有利于发挥手臂,有利于回击弧圈球,得出直板横打的技术是可行的结论。这种理论论证规避了技术发展走弯路的风险。如技术创新路线路所示,理论上的可行性论证后,国家队更加坚定了直板横打实践创新的方向。刘国梁、马琳的横打技术虽不是其个人的主要得分技术,但是丰富了其技战术系统,增强了赛时技战术变化空间。王皓则不断对直板横打的各项技术进行一系列钻研和创新。由蔡振华提出的如何对付直板反手小三角的问题为引线,王皓开始拧拉的练习,经过比赛检验发现效果不错,但是拧拉后的衔接技术需要进一步跟进,于是有了2、4 板的衔接技术。产生了反手快撕、快拉,此后不断在训练和竞赛中琢磨适于王皓特点的新技术,则产生了颇具王皓个人特点的反手快抽,确立了王皓打法过于凶狠、先进的基本技术特征。之后,因为打法凶狠,无谓失误较多,王皓开始尝试防守转攻的过渡技术,经过科研统计数据和个人比赛实践检验,发现此种打法类型不适合王皓的个人发展模式,则重新回到以攻代守的模式,打法凶狠最终也成为了王皓的显着技战术特点。以实力取胜,以不变应万变成为王皓的基本比赛风格。而王皓最终反手技术特点的全面确立,不仅成就了自己的事业,也影响了张继科和下一代球员樊振东等一批新秀的培养和发展。

图 2 技术创新路线


图 2 技术创新路线

  3. 3、教练员在技术创新中起着主导作用 诚然,运动员和科研人员在技术创新团队中有着不容忽视的显着作用。但是教练员因其经验丰富、平台较高,比运动员和科研人员在技术创新上有着更敏锐的洞察力和敏感度。直板横打的产生和发展过程也是对此观点的有利论证。蔡振华的《直板进攻型打法之我见》,对直板单面的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针见血的剖析,吴敬平[6]的《‘直板横打’怎么练》以及尹霄[7]的《方法无定式一尹霄回首直拍横打》、《直拍横打化生存》[8]对直板横打的技术发展模式、最佳发展模式均阐述了其个人观点。刘国梁[9]在乒乓球世界专栏《王皓是榜样但不是唯一模式》一文中,指出“王皓是榜样,但不是唯一的模式”。既有对王皓模式的肯定,同时指出“只有领先的人,没有领先的技术,再新的一项技术,也有被破解的一天,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对业务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这些一线教练们对技术的大讨论,无疑在国内乒坛营造了一种钻研业务,务实求真,不断进取的氛围。而这种氛围也是技术不断创新的最根本的沃土。直板横打技术给乒乓球运动带了活力,挽救了传统直板频临淘汰的局面。而在这个过程中的一线教练员在研发团体对中起着重要的主导作用。从问题提出、问题论证、技术实践、比赛信息反馈、技术改进、大赛中运用,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不能缺少教练员的直接参与。尽管在比赛实践这一环节中由运动员付诸具体实施,但作为指导者的教练员会亲临比赛现场,能够对运动员的创新技术的使用时机、使用效果、技术缺憾及时进行总结,再结合运动员的临场反馈信息,与科研人员的具体统计数据,最终由教练员确定该项创新技术的发展方向。如下图:教练员如同伞状工作结构图中作用力的汇集点,影响着整个伞状结构的形状和重心,喻示着技术创新过程中教练员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4、王皓技术缺憾所带来的思考

  虽然王皓技术打法先进,但是世界上毕竟没有完美的技术组合。即使是奥运会冠军也会存在着技术上的漏洞。只是在竞技场上的博弈中,技术战术运用的时机,大赛时的心理调控等综合因素决定了比赛的最终结果。这里,我们仅从王皓的技术不足方面带给我们的启示。王皓独创了具有个人特点的反手技战术特点,另国际乒坛耳目一新。但其防守能力不足,技术风格凶狠所带了的无谓失误相对较多,场上周旋技术略显单一。其实可以在技术角度上解释为什么王皓最终没能成为大满贯球员。当舆论只质疑王皓的心理原因时,我们可以从技术层面来分析其中的原因,从而引发思考,提出追问,为未来确定高水平运动员的技术发展方向决策提供一定的借鉴。

图 3 教练员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路线


图 3 教练员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路线

  运动训练学中经典的木桶理论[10]认为任何运动员的竞技能力都是由其体能、技能、战术能力、心理能力和运动智能这 5 种子能力所构成。5 种能力就像组成木桶的若干木片,能力的大小代表木板的长度,水桶的盛水量代表运动员的竞技水平。最终的水量不是取决于最长的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木板长度。但是木桶理论忽视了竞技能力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追求的是竞技能力均衡发展。如果我们用木桶理论进一步微观分析王皓各种技术,那么究竟制约王皓整体技术实力的短板是因其正手相对不足,防守能力薄弱,进而一定程度上缺乏赛场周旋能力吗?

  木桶理论过于强调均衡发展,但非衡是普遍存在的,但其构成因素中某种素质或能力的缺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其它高度发展的某种素质或能力所弥或代偿,从就使总体的竞技能力保持在一个特定水平。例如,邓亚萍凶狠快速的技术风格对其较低的身高条件的补偿。运动训练学者就此提出积木理论。新的模型如同一个积木堆,由9 个小积木块构成。绿、红、黄 3 种颜色各有 3 块。我们把这个积木堆的体积比做运动员竞技能力的总体水平,绿、红、黄 3 种颜色的小积木块则代表不同的子能力。如果从积木堆中去掉 2 块黄色的小积木,再用一块绿色的小积木和 1块红色的小积木补偿到木堆中,积木堆的体积,即运动员竞技能力的总体水平仍然保持不变。以此直观地展示竞技能力的非衡结构及其补偿效应。提示我们在运动训练过程中,注意充分发挥运动员优势能力的竞技价值。用积木理论反思王皓的技术铸就过程。

  王皓突出的直板横打技战术特点代偿了其正手能力的相对不足,才使得王皓能有实力 3 次进入奥运会男单决赛。在乒坛技术更新如此之快的今天,要在12 年一直保持这样实力,实属难能可贵。那么同时反思积木理论和木桶理论时; 在乒坛倡导特长突出,全面发展之时,王皓的短板需要再加高多少,才既能降低代偿技术短板的压力,又能整体提高王皓的竞技能力水平呢? 国内、国际乒坛也在探讨是否金泽洙的正手技术、蒋澎龙的反手推挡、王皓的直板横打这 3个组合就是最佳技术组合呢? 显然,问题无解。大家观点很难统一。但是这个问题从侧面暗示了教练员在确定运动员的最终技术发展走向时将起着多大作用; 提示教练员在决策运动员技术风格时,一定要根据每个运动员自身不同的特点,量体裁衣,因材施教。

  5、结 论

  1) 直板横打技术是对直板单面的最有力的创新,经过刘国梁、马琳、王皓 3 个代表人物的历练,使这项技术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2) 王皓确立了一整套完备的、直板横打技术打法类型,成为直板横打的最典型代表人物。

  3) 王皓直板横打技术确立过程的启示: 只有技术不断创新,才能保持在世界乒坛的领先地位; 创新需要教练员、运动员和科研人员的团队合作; 教练员在技术创新中起着主动作用。

4) 王皓技术缺憾所带来的启示: 乒乓球技战术没有完美组合。教练员在进行运动员技术打法决策时,要根据每位运动员自身的特点,因材施教。

分类 未分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